“顾北,放学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一起打电动啊。”

    一群少年熙熙攘攘的围在桌子边上,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。

    顾北收拾了书包,站起身来:“不了,等一下还要去医院那边打工。”

    “欸~”

    “顾北还要打工啊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还是高中生,不会有人举报使用童工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我们的两大天王,可就只剩下一个了啊。”

    少年们一阵沮丧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其实我也有点事……”

    路明非收拾好了东西,背着包追上了先一步离开的顾北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游戏打得好吗?拽什么拽?”

    “游戏打得好又怎样了,还不是穷鬼一个,每天都要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顾北对于身后飘过来的声音听之不闻。

    他心里还有些优越感,因为对于这些天天只知道打游戏的小屁孩来说,他自己赢太多了。

    身后的声音很难听。

    路明非抬起头来看着顾北的侧脸,却被那笑容晃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过分清秀的脸,不算很帅,但足够耐看,微微卷起的碎发朦胧了他的眼神,下垂的眉毛显得有些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但那嘴角的笑容却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被人说了那种话,居然还能笑的这么开心?

    路明非感觉顾北有点傻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却泛起一丝羡慕。

    小衰仔路其实也很想像这样飞扬一把。

    五月,春末夏初,阳光明媚,既摆脱了春寒,又无夏日炎炎,天空沉静,草木欣然。

    却有一点……不那么平凡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夜里自己在天台上看到的那一幕,路明非难得的好心情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他有心想问,却不知道从何开口。

    难不成张嘴就问:顾北你是超能力者吗?

    会被灭口的吧!?

    还没等路明非想好,顾北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路明非,你有病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你怎么还骂人呢?

    路明非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可从来没见过这种选手,上来先骂一句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先兵后礼?兵法里有这一招?

    顾北一脸无奈:“你没病你跟着我干什么?我是去医院打工,难不成你也是?”

    路明非尬住了。

    “啊这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北停下脚步,转过头看着路明非。

    他听说过路明非,在前世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他是一个纯粹的动漫党,所以他并没有看过龙族,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就只有一点皮毛。

    路衰仔,楚师兄,贵公子,小怪兽,芬格尔,小恶魔……

    也就记得这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江南老贼还我绘梨衣。

    绘梨衣应该就是小怪兽吧?

    剧情好像很刀。

    记不得了,本来前世的时候就没有深入了解,穿越三年,时间把硬盘上的磁条冲刷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记忆就如同画在沙地上的画,时间流逝,沙被风吹走,记忆模糊,最后化成茫茫一片,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说就好了,”顾北表示自己非常大度,有事直说,“借钱除外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也清楚,路明非突然找上自己,绝对不是借钱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两个人关系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同样作为整个仕兰中学的底层,但努力上进,成绩优异,运动万能,还会赚钱补贴家用的顾北;和只会打打游戏,混吃等死,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咸鱼翻身的路衰仔,是完完全全的了两种人。

    再加上在顾北的认知当中,「主角」这种生物都自带麻烦吸引体质,所以他在有意疏远路明非。

    唯一能将两人牵扯在一起的点,是游戏。

    路明非和顾北都是公认的游戏大神,被网吧里的人并称“两大天王”,不过两人统治的领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路明非更擅长经营策略类,顾北更擅长FPS和对战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海鱼和淡水鱼的区别了。

    路明非也没想到顾北会这么直接,他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,止言又欲,组织语言……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呈现的,全都都是昨天夜里在天台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斑驳的鳞片与异形的长牙,像是人类与蟒蛇拼接起来的怪物冲向顾北,顾北闪身躲开,双手上是流动的光。

    那光接触到了怪物的手臂,怪物整个就像是被重卡车撞击一般,直接从内部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画面血腥得不像是在现实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没事情的话那我先走了,”顾北转身作势要走,“毕竟医院那边还挺忙的。”

    路明非一下就急了,也不组织语言了,直接开门见山:“那个,昨天晚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停住了,一种冥冥中的危机感促使着他把后半段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北微笑着回头:“昨天夜里,发生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路明非怎么看怎么感觉这个微笑有些危险,急忙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要是说出来,会被灭口的!

    绝对!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什么都没看到!”路明非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顾北看着路明非的背影,手中的炁明灭不定地闪动了几下,最后还是熄灭了。

    “路明非同学,要相信科学啊!”

    路明非的背影一个踉跄,看样子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其实路明非想多了,就算他确实看到了顾北清理死侍的场景,顾北也不会对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最多就是用双全手给路明非梳理梳理灵魂罢了。

    但最后顾北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一来,他的双全手熟练度还不够,对于灵魂的操作是一个细活,顾北害怕出差错。

    二来,路明非作为这个世界的主角,说不定身上还挂着什么插件,贸然行动容易翻车。

    三来,如果他对路明非动手,成不成功先放一边,但仇恨肯定是拉住了,一个主角的仇恨,怕不是要被祭天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顾北觉得自己还是要稳一手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身上只有双全手,什么时候九个八奇技全部解锁了,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不想还好,一想到这里,顾北就感觉自家的金手指坑的不行。

    穿越整整三年,第一年苦背医书,第二年积累经验,说好的八奇技连个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年,好不容易悟出双全手,才算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有了一点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悟出双全手之前,顾北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被路过的死侍当口粮。

    悟出双全手之后,顾北更害怕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是龙与混血种的世界啊,自己一个没龙血的家伙突然有了超能力,不会被那些混血种的组织拖去切片吧?

    更可怕了有木有!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x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